专业设计定做大中小型异形设备、冷弯成型设备。工期短、质量高、为您创造效益!

24小时服务热线:15100850144 搜索

产品中心

异型设备实例

屋面板、墙面板压瓦机系列

复合板流水线系列

角驰压瓦机系列

C、Z型钢压瓦机系列

卷帘门压瓦机系列

彩钢拱形压瓦机系列

高速护栏压瓦机系列

楼承板压瓦机系列

琉璃瓦压瓦机系列

剪板机、折弯机系列

二合一双层压瓦机系列

止水槽、落水管设备系列

俄罗斯专用压瓦机系列

广告牌成型设备系列

其它辅助设备系列

其他行业专用设备系列

热门点击
河北沧州压瓦机设备生产出来的
840900压瓦机该机主要由被动装料架
彩钢压瓦机机械成型设备也将受益
卷帘门压瓦机其使用寿命会远远超
900彩钢压瓦机精品
波纹屋面板成型机介绍
当前位置/ 行业新闻
更多
  • 主页
  • 精准一肖中特
  • 香港彩计算公式规律
  • 一肖中特平论坛
  • 主页 > 香港彩计算公式规律 >

    新闻今日谈:等了8年还没有走出金融危机 是不是应该

      发布时间:2017-12-09 05:09

      春节期间包括美国欧洲,包括日本的市场都在暴跌,美元也在不断的走低,这一轮全球经济的动荡导火索究竟在哪?

      艾楚怡:欢迎收看《新闻今日谈》,内地A股在猴年的第一个交易日大幅低开,1月份内地进出口的数据下降,加深了市场对经济前景的担忧,加上春节期间全球的大跌,也拖累沪深两市的走低。猴年的首个交易日并没有能够出现开门大红,此前一周全球也弥漫在一冷一热的两种情绪当中,中国的农历新年增加了热闹,不过并没有吹散弥漫在全球市场当中的阵阵寒风,今天我们节目当中邀请到的嘉宾是著名的经济学家马光远先生,节目一开始还是要通过新闻短片了解一下背景。

      解说:中国海关总署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月以人民币计价的出口同比下降6.6%,进口则是下降14.4%,1月进出口(00:01:00)贸易顺差4062亿人民币,是有记录以来最大。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指出,以人民币计价的1月份进出口数据继续同比下降,降幅明显扩大,显示内外需疲弱的态势没有改变,不过考虑包括春节在内的季节性因素,第一季度的数据难免有误差,代表性并不强。但从目前的大环境来看,外贸暂时没有明显好转的迹象,另外海关总署指出,1月外贸出口先导指数为31.7,较去年12月回升了0.5,是2015年2月以来的首次环比回升,因此初步判断2016年第二季度的出口压力有望缓解。

      艾楚怡:马老师,春节期间包括美国欧洲,包括日本的市场都在暴跌,美元也在不断的走低,您觉得这一轮全球经济的动荡导火索究竟在哪?

      马光远(著名经济学家):导火索其实是两个,一个是包括德意志银行在内的欧洲银行,报出的资产债表的亏损,让大家担心银行会不会再次出现违约,欧洲的银行如果出现违约的线)是不是又会到来。我们现在也看到很多机构,包括大挪(音),包括国际清算银行对现在的经济前景都非常悲观,认为新一轮的经济危机又会马上到来,所以这是一个。

      那么第二个导火索就是美联储放出的货币政策的一个新的信号,在新的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耶伦讲就是说可能由于现在整个经济的风险,美联储的加息整个步伐可能会放缓,市场对这个的解读非常敏感,就是认为经济肯定是出了问题。所以所有的因素加到一块,让大家感觉到比较危险的让大家比较恐惧的时刻是不是马上就会到来,而且这个情绪的感染非常厉害,就是当大家等了八年以后,还没有走出金融危机的时候,那个时候你的神经是非常非常脆弱的,只要出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大家都会立即解读为我是不是应该先跑。而且现在我们看到就说,全球金融危机到来今天为止,既是最混乱的时刻,也是心里最脆弱的时刻,似乎每一个人,比如说就好像这个侦探在抓那个犯罪嫌疑人,他可能看着每一个人都很像,所以一会儿讲是中国市场出了问题,一会儿讲又是欧洲的银行。

      你在过去的八年时间你都没有把你的汇资产(音)清理干净,现在又出了问题,又出了问题以后影响大家的情绪,又说这个美国的数据出了问题,所以现在给所有人的感觉,凡是只要有一点点市场上的不好的信息,大家都会放大去解读,所以我认为我们在过春节,我们整个市场,包括我们都暂停交易,但是欧洲市场,美国市场,日本市场都出现了暴跌的情况,那么这个情况我认为属于金融危机到了最后阶段以后,大家那个心里脆弱,就是就相当于一个女人,她心里有一件事她忍了很久很久,最后忍不住了,忍不住怎么办?她会大哭一场,所以现在你看到整个市场的反应都是这种情绪的宣泄,但是市场它总会对所有的信息进行一个正确的解读,比如说德意志银行的亏损,会不会引发银行的违约问题,那么小学算术简单算一下,大家把那个资产负债表,包括德意志银行自身的承诺,做了一个简单的分析以后发现不会,跟过去的雷曼兄弟那个时候华尔街的高杠杆的情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然后又对整个的耶伦她的话进行推敲以后,她并没有说整个经济又会出现很大的问题,包括耶伦表示说我们这个也就负利率,这个负利率比很多市场上不懂的人理解的人,理解成美联储又要降息,所以将来以后,以后立即又要降息,整个经济出问题,所以我们现在看到这个黄金,过去三年被市场彻底抛弃的这么一个东西,居然成了投资里边最热门的东西,所以每一次你看到当大家去拥抱黄金的时候,他反应的主要情绪就是恐慌的情绪,那么这个恐慌的情绪是真实的,还是说是大家虚惊一场,我认为现在整个市场的反应基本上就是很多很多过度的反应,那么金融危机到了今天为止,两种情绪事实上非常影响整体大家对市场的判断,一个是就是过去八年的时间,到了今天为止这场危机究竟怎么走出来,事实上仍然没有答案,就是大家对美联储的政策也好,欧洲的政策也好,中国的政策也好,日本的政策也好,大家完全陷入到一个什么样呢,觉得政策无用弄(音)的这么一个情绪,弄掉(音)里边来,我们看到下了这么多的药, 各个经济体大家几乎都在吃药,但是吃了这么多的药以后发现并没有治好,那么下一步在哪里,突破点在哪里没有找见。

      第二点,我认为我们对整个八点以来,我们对本轮金融危机本身它的复杂性,包括它的根源仍然认识不清楚,我个人还是非常认同索罗斯对整个金融危机以来整个这种逻辑的一个判断,他当时认为整个金融危机不是一个简单的像过去我们经历的危机一样,是个简单的比如说经济繁荣以后,然后进入一个下降通道,进入一个衰退通道以后,然后这个衰退的通道结束以后马上又进入繁荣,不是这么一个过程,他认为有很多的因素意味着全球经济出现了一个大变局,比如说他认为过去20多年以美联储为主导的全球性(00:07:53)大扩张的历史,要画上句号,这个历史一旦画上句号的话,就是我们现在看到情况,比如说过去我们遇到的情况是弱势美元加全球流动性过剩,再加一个过去20多年全球经济领域最重大的事件是什么,就是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的一个超级的崛起,这个崛起引发了过去20多年全球的一个辉煌和繁荣,那么大家认为这个阶段结束了,弱势美元结束了,强势美元出台,全球流动性过剩结束了,大家现在看到的是通缩,流动性不足。

      第三个是信息市场的超级崛起,现在大家认为画上一个句号,这个结束以后全球经济下一步的增长引擎在哪里?我认为没有找见,所以现在好像。

      马光远:你处在一个悬崖边上,第一个你用了那么多的药,你是一个病人,你原先很相信你的医生,你配合他的治疗他用什么药你都吃下去,最后你发现你吃了八年药以后,你上当受骗了,他们的药根本不起作用,现在这个药拿掉也不行,不拿掉也不行,重新吃药大家不接受,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市场对一些小的因素的过度反应,反应的是什么?就是大家对前景的一个迷惘,因为我们找不到真正的救命稻草也就说全球经济要有下一轮真正的增长的话,这个增长点在哪里?中国在寻找自己新的增长点,欧洲在寻找增长点,美国在寻找增长点,日本也在寻找大家事实上全部陷入了一个什么呢,飞机飞在空中引擎出了问题,但是又没有新的引擎,所以在空中的那个往下走的那种恐慌现在反应的是只要一点点东西,哪怕一个飞鸟飞过来你都非常恐慌,所以现在我们看到这个市场急剧,第一个是真的需要好的药方,甚至全球协调一致的药方。

      那么第二个需要什么呢?需要正确的解读这种情绪,也就是说你不要以为8年时间很长,也许还需要8年,也许我们找到下一个引擎以后还需要8年时间,所以你这个时候你哭可能哭得早了一点,可能你还需要去慢慢的去寻找完成这种所谓的全球经济的再平衡,这个再平衡的最大基调,我认为第一个是可能我们需要一个理论层面重大的突破,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这种治疗方案,治疗哲学它是不是正确的,我们需要反思,第二个真的需要真正的增长点,也就是说像过去的中国金砖四国,新兴市场带动的这么一个全球经济的大变局,大格局结束以后,你要寻找它的替代品,它的替代在哪里,现在大家找不到,而且我还认为就说包括我们过去3年时间对整个的以互联网为代表的这种科技,我认为我们炒作的有点过头,事实上是这种科技到了今天为止,我认为噱头和概念远远的大于它对全球经济带来的实质性影响。

      马光远:这个增长点当然如果说,比如说我们看到过去每一次大的金融危机,每一次大的金融危机它事实上总是在新的科技爆发之前,也就是新的科技在迸发出它的新的这种力量的时候,过去的这种增长模式大家认为就结束了,那么这一次也是,但是这一次科技让大家等待的时间比较长,比如说大家做了很多很多的概念,各种各样的关于移动互联网,关于新能源,关于新的科技给制造业,给服务业,给人类生活带来的所有颠覆性的影响,大家拼命的往里边砸钱,分头不断的去追逐这些所谓的热点,但是大家发现,90%的都死掉,90%的没有变成现实,所以我觉得跟过去的新兴市场的超级崛起这么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进行比较,我们现在的科技给大家带来的这种改变还不足以替代这个引擎的结束,所以大家可能需要静下心来,慢慢的把我们过去讲的故事逐渐的变成事实,也就是说过去的这个科技,给大家画的这个蛋糕,画的这个前景太美好了,但是你发现它都是一些美丽的肥皂的泡沫,这个泡沫也在一个一个的破灭,破灭以后你发现摆在你前面的仍然是非常冷酷的现实,所以我觉得这三种力量可能让所有的人目前处在一个焦虑的状态,全球经济何去何从?大家的救命稻草究竟在哪里?找不见,所以当所有的资本跑过去追逐黄金的时候,就说明全球经济真的到了一个让大家感觉非常失望非常绝望的时刻,因为我不认为黄金有任何的投资价值,或者说你现在把黄金作为一个选择就是非常正确的选择,所以这是一种情绪的宣泄,也是情绪的一个反应。

      马光远:按照黄金的基本逻辑来讲,它不应该疯狂,第一个因为是强势美元的历史没有结束,强势美元的趋势也没有改变,也就是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所做的这种重大的历史性的转折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过去20多年的教训,过去20多年弱势美元流动性过剩,带动了全球经济的繁荣和信贷的扩张,但是这个扩张最终导致的高杠杆引发了本次金融危机,大家必须结束,这个游戏必须画上句号,那么新的游戏规则是什么,就是强势美元,强势美元现在给黄金带来的命运就是一定它是往下走的,所以在2015年我一直讲,我说这个黄金它一定会跌破一千美金,它居然跌到1067美金以后再没有往下掉,然后到了2016年的年初,大家都在谈什么问题,就是叫资产荒,也就是说你要在市场上选择那些收益还不错的,风险比较低的产品非常困难,到最后我们看到到了2月份以后,资产荒演化到多大的程度?全球好像都在追求三种东西,一个黄金,一个美国国债,一个日元,这三种东西在过去大家都是看不上的,也就是大家都认为这是可有可无的,甚至是鸡肋式(音)的那种选择,不会成为大家主流的选择,但是当这个成为主流选择的时候,就说明什么?说明我们整个的经济。

      欢迎回来,有关2016年全球经济的走势我们继续要来请教马光远先生,马先生我们看到2016年世界经济看来要在这个低谷当中徘徊了,再加上中国这个经济下行的压力,我们看到很多报告话里话外的声音都在说全球经济不景气好像责任在中国似的,您怎么来看这种论调?

      马光远:我觉得这个到了今天为止应该说所有的人都应该想你是不是责任方,所以我觉得就是我们现在如果把中国经济放到全球经济的这么一个大的循环里边去看的话,他可能有责任,但是你能说别人没有责任吗?你比如说欧洲,欧洲没有责任吗?我们现在我自己我感觉我多次去欧洲的话,我对欧洲是非常失望,因为你没有看到它有很有前景的公共政策和很有前景的产业,你比如说你去看那个希腊,大家整个欧元区对希腊问题的解决,让你感觉非常失望,每一个政客大家都在逃避责任,其实最好的解决办法大家都知道,但是没有人去触碰它,没有人愿意承担去这个历史赋予他的,你必须去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些责任。

      比如说美国经济到了今天为止,尽管它是一个亮点,但是这个亮点距离大家的期待也有距离,美联储货币政策现在左右为难,你要加的话大家害怕,你要不加的话可能以后会出更大的问题,那么中国经济到了今天为止,他的问题我想大家也很清楚,因为讨论的比较多,过去的增长引擎,过去的你一类的那些产业都基本上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你的新的增长点在哪里,关于中国经济的转型我们讲了很多年,我们现在只需要说的是什么?就是它不是一个新问题,它是一个老问题,因为它的解决距离大家的期待,它的解决的魄力和勇气距离大家的期待是有距离的。

      所以到了今天为止,我还是感觉就是说我们如果要寻找一个犯罪的犯罪嫌疑人的话,你会发现每一个都是犯罪嫌疑人,就像那个东方列车谋杀案里边的场景一样,你最后你发现这个人是谁杀死的?那12个人里边每个人上去捅了一刀,最后导致了他的死亡,所以我觉得现在如果我们讲说把全球经济到了今天为止,这个低迷的表现就全部推到中国身上,第一个是有点简单化,第二个也是不公平的,为什么呢?在整个全球经济一环里边,中国是问题的一环,但是所有人都有问题,大家都没有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也没有拿出人人耳目一新的政策,走到今天为止,全球经济要走出来不是说你把中国从那个水坑里边你捞出来,全球经济就一片大好,它不是这样的,可能几乎所有的人都落水了,所有的人都在挣扎,所以我觉得这个过程到了今天为止,第一个我们要有耐心,也就是说过去如果我们讲说本轮经济问题像索罗斯讲的,说是60年来最严重的。

      过去我们一直说它可能需要十年时间,现在你看到了八年了,八年时间如果说再有两年时间我们真的彻底能够走出来,完成全球经济的再平衡的话,我认为这个概率几乎等于零,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完成再平衡,两年时间那是不可能的,我们需要很长的时间完成这个过程,欧洲经济你的增长点在哪里,美国经济你就到了今天为止,你的那个付出的配置(音)从你的货币政策里边也能够真正的看出来,所以我觉得到今天为止,大家不要互相指责,可能全球经济到了今天为止就回到2009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G20作为一个重要的平台,大家共同协调公共政策的时候,现在全球出现的比如说货币的竞相贬值,各自的这种设置贸易障碍等等,这样的情况又出现了,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既可以讲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为混乱的时刻,也可能是最后的时刻,也就是说需要大家在最后协同共同的政策,也需要大家有共同的一个认识,我认为说把中国认为是现在整个金融危机的一个罪魁祸首的话,高估它了,它尽管过去6年,过去7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非常大。

      马光远:但是说它完全是全球经济的拖累也是,应该说这个帽子扣的有点大,但是我认为中国也要正视自己的问题,也就是说当所有的人说你有问题的时候,我们把这种问题看成中国经济转型,中国经济调整的一个必须认识到的一个必走的一个步骤,所以我觉得中国的问题是自身的问题,但是全球所有的问题加到一块的话,它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艾楚怡:我们看到这个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此前做了一个预测,他说2016年世界经济难以琢磨的前景取决于两个关键的问题,一个是美联储将收紧货币政策到何种的程度?另外一个就是中国和其他的新型经济体的增长放缓是否将继续?这个有没有道理?

      马光远:我觉得应该说如果从大的不确定去讲的话,第一个是美联储的这种政策引发的这种效应,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评估,因为毕竟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这种历史性的变化是比较少见的,它的这种从一个过剩到收紧,从一个弱势到强势的变化对全球所有的市场影响很大,对房地产市场,对货币市场,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都非常大,全球经济如何消化它的这一副药,我觉得需要时间。

      第二个是中国作为新兴市场的一个最最重要的代表,我认为过去二十多年新兴市场的这种大崛起,给全球经济带来的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可能也在逐渐走向尾声,新兴市场需要做什么?就是需要转变,过去我们多年来我们在公共政策层面,对中国经济所做的很多规划,我们的认识都是正确的,我想中国要走过这么一道坎儿的话,也就是我们必须转变发展方式,也就是你必须寻找新的引擎,再不要回到过去比如说我们2008年以来,我们把过剩的产能做的更加过剩,把失衡的结构搞的更加失衡,把债务搞到今天这么一个比较危险的境地,把杠杆搞的非常高,这条路走下去中国经济走不出那个死胡同,所以关键是到了今天为止,我们面对当下的可能比较危险的这种状况,我们需要如何平衡公共政策,比如说一方面短期的稳定是必须的,另一方面长效的怎么样寻找新的增长引擎,我觉得这既是对中国自身的一个责任和义务,也是对全球的一个责任和义务,新兴市场最后走出来肯定要,我想中国这么一个大的经济体,如果它完成不了增长引擎的转换,你要讲说全球走出这一轮危机的话,我觉得那是痴心妄想。

      艾楚怡:最后几分钟我们说一说这个吧,羊年对于很多股民来说是最难忘的一年,都说被剪掉了很多的羊毛,您怎么来看这个猴年开门红到底红没红?

      马光远:我觉得猴年起码第一天大家看到的情况应该比那个担心的情况要好很多,因为毕竟在我们过春节的几天,欧洲、美国、日本的市场都经历了一个暴跌,而且应该说非常惨烈,所以大家非常担心说春节过完以后,开始的第一天也可能会出现暴跌的情况,但是这个情况今天来看,没有出现,那么第二天,第二天的情况比较好,就是应该说出现了一个市场的大涨,当然这种大涨的背后的主要原因就是市场对过去几天所出现的,包括美联储的政策,包括欧洲银行可能出现的所谓违约的担心,这个情况经过正确的解读以后,大家认为没有出现,所以我觉得猴年这个市场怎么看,可能真的不是牛市,不是熊市,就是我们讲的猴市,可能是上窜下跳,好的消息释放出来以后,可能大家会很高兴,但是整个全年来讲的话,应该说可能你不断迎接的有很多不好的消息,你怎么消化这个消息,我觉得对很多普通的投资者来讲,一定要谨慎,一定要注意风险,这个市场是不是你的,这个波段你能不能玩,你一定要把控自己的智商,也就是说一定要把自己的智商看得低一点,毕竟2016年我们不管怎么讲,我们不管怎么样去挖掘全球经济,中国经济的亮点,我们必须认识到这是本轮金融危机以来确定性,应该说最不确定的一年,也是最复杂,我甚至认为也是最困难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