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设计定做大中小型异形设备、冷弯成型设备。工期短、质量高、为您创造效益!

24小时服务热线:15100850144 搜索

产品中心

异型设备实例

屋面板、墙面板压瓦机系列

复合板流水线系列

角驰压瓦机系列

C、Z型钢压瓦机系列

卷帘门压瓦机系列

彩钢拱形压瓦机系列

高速护栏压瓦机系列

楼承板压瓦机系列

琉璃瓦压瓦机系列

剪板机、折弯机系列

二合一双层压瓦机系列

止水槽、落水管设备系列

俄罗斯专用压瓦机系列

广告牌成型设备系列

其它辅助设备系列

其他行业专用设备系列

热门点击
河北沧州压瓦机设备生产出来的
840900压瓦机该机主要由被动装料架
彩钢压瓦机机械成型设备也将受益
卷帘门压瓦机其使用寿命会远远超
900彩钢压瓦机精品
波纹屋面板成型机介绍
当前位置/ 行业新闻
更多
  • 主页
  • 精准一肖中特
  • 香港彩计算公式规律
  • 一肖中特平论坛
  • 主页 > 香港彩计算公式规律 >

    新闻今日谈:人民日报为何密集讨论GDP增速

      发布时间:2017-12-13 17:16

      中国政府日前公布了中国经济半年报,其中的GDP增速为7%,到底这个数字该如何解读?而未来中国的经济改革要怎么样才可以走得长远呢?

      林玮婕:欢迎收看《新闻今日谈》,我是林玮婕。中国政府日前公布了中国经济半年报,其中的GDP增速为7%,到底这个数字该如何解读?而未来中国的经济改革要怎么样才可以走得长远呢?在今天节目当中我们请到了时事评论员朱文晖先生,朱先生我们看到这个7%公布的时候其实国内外都非常的关注,还有一个现象也很特别,就是人民日报一连好几天就特别来评论这个7%,你怎么看?

      朱文晖:其实在刚刚结束这一个星期你确实看到,人民日报不但自己有评论员的文章,就是一论做好当前的经济工作,二论做好当前的经济工作,三论做好当前的经济工作,讲保持定力,讲现在比如说三严三实的部署和经济工作怎么结合,但是更重要的就是除了几论之外,因为几论我们并不稀奇,就是每次中央有大的这种比如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或者一种大的部署,他都有这种简短的评论员文章,更关键的就是中国现在的我们说叫智库,几大智库都有非常权威的人士写文章来讨论这个经济增长的7%,每天都有一篇重头,比如说国家发改委与宏观院的陈东琪副院长,这个社科院的副院长蔡昉,因为他是人口学专家,还有先生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副理事长张晓强,原来国家发改委的副主任,他也有一个课题组,还有国务院发展中心副主任王一民他以前是从发改委的宏观院过去的,他们都在写文章在讨论7%,昨天还有一篇就是国家发改委下边的对外经济研究所的毕吉耀,他从全球的角度来对比,其实这个外界也在不停的讨论中国7%,但外界最大的讨论可能就是说你上半年就定了个7%,去年定的,那今天一季度7%,二季度有7%是不是那么凑巧。

      朱文晖:有没有那么凑巧,而且那个时候你已经发布的人家那个好像权威的其他的国家的权威机构,发布都要做修订,那么你时间提前就发布了,就是比人家都早,而且发布完之后从来不做修订,而且就是说这些数据和以前比好像总看的不太像,意思就怀疑你这个7%是不是真的,我们看到中国这几位智库的专家或者说是这里边的主要负责人,他们就在写文章来论述7%是真的,而且这个真的是还可以持续的,这个就非常有意思。

      当然我们也看到一方面7%有它的真实性,但是我们确实也看到在很多微观的这种层面上,好像和以前又不一样的,比如说原来用的最多的发电量,铁路的运输量这个发电量是最明显的,今年的发电量增长速度大幅度的下来,而且是到这几个月才由负的转成正的,所以在这种状况下,大家就怀疑你这7%是不是不能够得到发电量的,但你可以另外一个角度去解释说我的结构变了,因为以前是重工业,化工业一些现在很多都停工了,现在我是新兴的服务业,就他们要的电少,我们就说你把这个事情看完之后大家谁也说服不了谁,所以这个时候就尤其需要来讨论,因为讨论7%不光讨论现在,还要讨论未来,就是在去年我们定的,包括可能未来一段时间都说要实现这个叫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的水平,我们的经济结构,特别是我们现在要摆脱中等收入的这种陷井要迅速的迈向高收入国家的行列,还有一个很关键的这个时间节点,就是现在大家都知道在北戴河都在休假,但是他们也可能有一些非的讨论,所以很多人说北戴河没有会了,其实北戴河早就没有会了,不是现在才没有的,这个东西不用去大势炒的,但是北戴河确实它也有一些日程,也有一些议程需要非正式的来讨论,来沟通,那么我们都知道十月份要开十八届五中全会,会提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十三五的规划,所以今年是十二五的最后一年,明年是十三五,那十三五到底定多少的一个增长率比较合适,是7%还是多少比较合适?这个7%是不是可持续的?它的国际国内对比是怎么样,它需要什么样的资源,需要什么样的环境,需要我们在这边怎么进行转型和升级,所以这个时候来做一个密集讨论,我想还是挺有意思的,但是我就看完这些文章之后咱们做节目之前我就把它们都调出来,仔细研读了一遍,我发现是不是说服我了,好像各说各的道理,就是他可以找出很多理由来论证7%是真的,但是人家也可以找出很多理由来怀疑你这个7%没有达到,我觉得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要互相说服谁不容易的,所以很重要的时候就是我们要到下到基层去观察,是不是情况都变了,所以这里边就自然的出现它是在一个经济结构大调整的背景下进行的,它有需要我们进行国际国内的纵比和横比,所以从国际的情况来看,我觉得如果说我们能够是7%是真了不起的,因为国际上都掉下来了,你说个最直接的数或者一个最直接的指标,就是因为国际油价掉到了50美元左右一桶,那么国际油价下跌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在前一段时间我们可能认为国际油价下跌的主要原因是美元走强,因为美元一走强大宗商品价格包括黄金价格都会往下跌,那美元已经走强了,而且预计还会走强,那么石油价格已经提前预判了美元走强,那很可能更直接的原因,或者更深层的原因就是对石油的需求减少了,所以不光是石油,你现在看的非常清楚的就是其他的大宗商品比如说中国最需要的铁矿石他也减了,而且这个降价的幅度不是一般的低,不是一般的大,而且是很大,降价的幅度,所以降到一个非常低的水平,那么石油价格下降的主要原因现在看来就是过去十年增长最快的中国的寻求因素在快速的减下来,所以和它对应的就是中国的煤炭价格在快速的下降,煤炭价格快速的下降又和发电,这个电力设施的这种利用率和电力对煤炭的需求有直接的关系,所以你看到这个情况,当然我们现在就可以要判断,一个就是经济的这种周期性的下降,它带来对于需求的减少,那么另外一个就是结构出现了重大的变化,所以我们说要维持一个中长期的,特别是在十三五时期或者说更长一点,比如说我们十八届三中全会定在是一个十年的一个改革的纲领性的规划,到2022年的,这个时候中长期的中高速的增长规律到底是什么?

      林玮婕:多地在哪里,因为我觉得大家都一定的数字,因为其实在过去都是双位数的增长,大家已经习惯看到高速了,现在到了7或者是说它到底有没有一个规律可以去遵守,我看到它的一个进程,有找到这样子的规律吗?

      朱文晖:其实你看到这几篇文章,因为他们都是国内非常大家认同的大学者大家,但你看来看去好像没有办法找到一个规律性的东西,有时候他为了佐证一个观点,就提出一个数据确实有道理,但是它不足以全面的说明这个规律我们,但是我们说反过来说,在从2002年开始到2012年期间,高速增长的一些规律我们基本上是可以了解的,但就高速现在还在批判它,很多人在批评它说4万亿的刺激,什么强刺激,那个时候的规律现在看来比较明显,一个就是宏观政策上大量发货币,然后第二个就说是地方高度的积极性,用GDP来进行考核,地方的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推进重化工业项目的还有,这两个基础之上就是房地产的高速发展,还有出口方面就是基本上是汇率压的还是相对比较低的,维持一个长期缓慢升值的这么一个区间,同时还是一种一系列的(00:10:26)的措施来推进,那么消费方面其实看到不是特别的重视,但是由于消费我们是具有大规模的排浪式(音)消费的特点,就是我们在一代人之间突然发现大家都住上了大房子,像我这一代人住上了大房子,现在还有很多房子卖不出去,但是也都是大房子,另外很多人开上了车,所以我前几天给人在讲课,我说怎么这代人就说20年前想过自己会开车吗?他说没想到,大家都觉得没想到,90年代初嘛,现在基本上上可以开的都开上了,现在的问题就是堵的一塌糊涂,没有停车场。

      朱文晖:这个交通大家不守工具,这个情况突然变了,所以我们说,所谓的中长期的中高速的增长是在这个情况下发生的,就是我们大家熟悉的三七叠加,但是三七叠加它只是一个阶段,三七叠加之后到底新的规律是什么?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短期的,比如说论证出口对经济增长有作用,他论证怎么?他说我们出口虽然是低速增长,但是进口的速度是下降的,下降10%,那我觉得这个东西并不说明你就找到了中长期的规律,因为中长期的规律我们现在看到的是非常不利的对中国的出口,你的土地成本进入到出口的商品当中了,很多跟我们同样的发展中国家他的土地成本是不进去的,以前说搞林地家(音),现在不搞林地家了,而且这个土地很值钱了,然后你的金融进来(音)成本其实是非常高的,还有劳工成本涨的非常快,同时这个环境成本也进去了,你说我们下面的人能够维持6%的出口增长,进口下来是10%,所以你加起来可能有一个15左右的差距,你说它能够维持经济增长7%,但这个是个暂时现象,不是规律性的东西,不是说你(00:12:22)这个东西就好,真正好是什么,就说我的出口的价格提高了,我的水平向中高端发展了,水平看到向中高端发展,这个咱们待会儿再说,第二个就固定资产投资这个是过去一段时间十年长期推动经济增长的最主要的动力,现在下来了,中国工业大项目现在基本上搞不动了,大规模的造船运动停止了,然后包括我想这些铁路高速铁路现在在建,但是光是高速铁路一家第一它的拉动力确实是有限的,他就算一年投资八千亿,他劳动力也是有限的,而第二个基本上网络也接近形成了,比如说我最近回一趟广西的老家去桂林,开始的好多人说这个铁路一直到贵阳了从广州过去说没人做,现在发现根本这个暑期票(音)根本买不到。

      朱文晖:对,根本买不到,来来回回的,我一个小老乡他一天可以来回两趟广州从县里边,所以他这个完全不一样,但是你说再建新的铁路行不行?好像没有那么大的需求,因为他只要一拉起来高速铁路就够了,无非就是一个优化运力,所以就说另外就是我们看到三四线城市大的房地产都停在那个地方了,所以投资到底以后投什么是个很大的问题,你不投行不行?好像也不行,所以你只是论证说我们还有中西部地区,还有空间我们沿海地区比较发达,中西部地区需要空间,但是其实你仔细到中西部地区包括像这种三线城市去一看之后,你也发现他的车堵的一塌糊涂,五年前你看他新修的高速公路是没有车的,你现在到节假日之后还全是车,消费的情况其实也是一样的,所以我们说这种消费的传播比我们所谓的这种叫梯度,梯度看到是空间,但是其实这种消费和投资者的传播是非常快的,它可能也就是几年时间的空档,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呢,中长期中高速增长的规律其实我们还没有找到,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去探索,这个时候不能说因为实现7%我们就自满,我们就自己找到那个发现一些规律了。

      林玮婕:我们先暂时休息一下,下节回来再带您关注就算是达到了7%,未来要怎么样走才可以从中高速恢复到高速呢,休息下马上回来。

      欢迎回来在上节节目当中我们谈到了中国经济半年报当中7%这个数字,到底有没有办法继续维持下去?但是其实在这个7%的背后代表的是中国的经济正在进行一个改革,整个结构都在进行一个调整,怎么样让这个结构调整真正能够发挥它的好处呢?朱先生怎么样去看说现在等于是一个经济改革的阵痛期,很多的结构很多的一些企业或者是说整个分配,包括像你刚刚说铁矿石,现在可能比较不需要了,现在是赶在新兴市场,那到底最后要怎么样去做一个调整才能够让这些改革的红利可以实现?

      朱文晖:其实大家都在谈怎么样在新的时期下边,比如说我们人口红利没有了,要实行改革红利,以前可能是绝对的拼劳动力,拼体力的,以后是不是能够拼脑力?我也在跟不同的企业家也好,尤其是基层政府的官员在谈,因为过去十多年,如果说我们认为所谓规律性的东西就是基层政府从县里边一直到什么开发区,到市里边,到省里边很努力去推动GDP的话,去推动基础设施建设搞大项目的话,现在就说基层官员都很迷茫到底怎么办?其实我又是跟他们讲你真的是改革要老百姓得到实惠,很多事情可以去做,我有时在西部一个省看到当地省委写那个小的短文章,市委写短文章,就说其实这个当官的要满,眼睛里边都是活,你不能老坐那想这个不让搞,那个不让搞了,比如说我们说为什么眼睛里面都要活呢,像昨天北京下暴雨,大家都是要游泳游回家去,这个时候你就发现其实从现代的这种结构来看,北京的人均GDP已经远远超过一万美元了,但是我们特然发现那个地方不太适合人的居住和生活,虽然大家都喜欢在那里边待着不愿意出来,因为堵车堵的一塌糊涂,现在去北京我们现在都不太敢去,为什么呢?那个航班总是不准的。

      朱文晖:那我们说这个是叫新常态吗,难道这就叫新常态吗,这不对,才能把这个事情改下来,你可以算一笔账,如果说你北京机场一年八千万人次,有四千万人次那个航班是严重延误的,一个小时算多少钱,你会损失多少,这就是GDP,能含量过来吗,含量不过来的,有没有办法能够改良呢?有太多办法了,就在于你有没有活,把这个当不当成一回事,把这个不当成一回事你就觉得我自己没有事情干,所以其实在新的形势下边,他这个考核标准变了,但是新的标准是什么,老的标准不行了,不用说不用搞GDP了,污染东西要治,但是说新的标准是什么,老百姓是不是满意?比如说北京还有我们随便举例子,打车都很难,现在这个所谓的专车上来了,怎么有效的进行管理?开车的人也收入一笔。

      朱文晖:对,出租车司机也不至于那么受气,等于他现在没活了嘛,然后这个汽车大家都限牌,因为你买不到新车,现在有那么多人愿意开,为什么不让他这个事情做好呢?你不是一刀切把它都拍死,所以你看上海其实它现在,比如说他可能和某两家,说你们愿意把信息给我的话,你们就可以合法化,这个就需要你很大胆的去探索,而不是一味的不许一个月就两万辆车去拍卖,就去摇号,因为摇号是最不经济的,就是最计划经济的手段,但是居然在北京它就在实现,而且天天在这么做,因为你摇之后全社会所有人把这个当成一个福利,所有人都去摇,那你摇的机率就大幅度的下降,然后另外一个星期有一个车牌号,两个车牌号每天要被限住,这个也是很奇怪的事情,所以就这些事情大家都认为习以为常,都熟视无睹了,我们怎么去问改革要红利?我们怎么去用红利来推动中国经济的增长?所以其实到了任何地方的情况都是一样的,我只不过就是一味。

      最近实在这个飞机被憋的大家太难受了,还有打架什么,但就没有人想到要把它改变,所以有时候我去的时候,他说其实这个跟空管制度有关,空域怎么分配,我觉得这个都不是的,因为就在你已有的空域分配体制下也可以做的更好,包括我们的规划水平,比如说我们现在的空域管理可能是它这个宽度只涵盖60公里,可能这个空管的部门就觉得这个宽度已经是够了,其实是不够的,因为一旦雷雨天气来你就发现,你那60公里根本涵盖不了,你又不能绕着飞,那有没有一种方法,因为他觉得60公里够了,我就不愿意再投资,把这个雷达涵盖的范围再扩大,如果航空公司能够有一种更好的方法,现在不叫做PPP嘛,公私合营进来,为什么不引进它多投一些资金来,把我们管理的水平也提高,这个技术研发也提高,所以我们讲就是中国经济市场起决定性的作用,有时候到了一个关键时候,市场就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最近在看一些实际的企业案例,昨天出现一个新的统计,大家都知道电动汽车这两年上来了。

      我们刚才谈到上一届谈了几篇文章的时候,也有专家在举例,说消费的结构变了,比如说汽车是增速下来了,销量,就是私家车,但是新能源车的比例上,新能源车的比例还是低很多,它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数,就是比如说新能源车大家都知道全世界最厉害那个叫特斯拉(音),特斯拉最近这几天股价跌的很厉害,因为他新的那一款(00:21:15)出不来,但是他跟飞机一样要出来需要各种方面去磨合,由于它底下都是电池,它后排的座位怎么放,那个空间很(00:21:27),但是中国比亚迪它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之后终于上来了,上来之后当然这个和我们国内那些政策有直接关系,比如说一些城市他是要限号的,说你用新能源车就不受限制,而且以前的时候补贴可能不到位,现在可能补贴到位了,以前可能只补贴给国企,现在可能补贴给民企了,他说他居然超过了这个特斯拉变世界占有率最高的了,我现在就会想一个问题了,其实好多年前双峰(音)起步的时候技术差不多,为什么特斯拉它可以领到世界的最前沿?我们现在才追上来,就涉及到这个资源的分配问题,就是在中国天经地义的比如说创新什么科技进步的奖或者说一些跟连带的信贷的资源,国家的一些大型的补贴计划,他就给到了国企,或者跟地方有关的,比如说有的地方说这种新能源车,我这个地方生产了,就能够不用摇号,那别人生产了就可能还得是没有,就不符合我的这个标准。

      朱文晖:就不符合我这个标准,或者说我地方要补贴新能源的汽车,那么我只补给这几家进入我的目录的,那就出现了问题,所以我们讲的真的是要寻求有质量的要改革红利,这就是改革红利,搭一个平台让民营的企业也可以进来竞争,所以我们说来说去其实很多民营企业虽然中国这个制造业这个量还很大,但是很多民营企业已经走到了关键的这一步非常关键,例如比如说这个大家都用手机,我们现在突然发现中国有两个手机的品牌好像到了出头日了,一个就是小米卖量特别大,包括我这两天碰到我以前的一个老师是香港人,他是澳洲的人,我说老师您用什么,教授您用什么手机?他说我这小米,我说你怎么买的?因为在香港很难买,你得网上支付,我学生在上海给我买的,用的也挺好用,当然我自己现在也改成了从原来的三星苹果现在改成华为,就像我这样人都改的时候你就发现它确实这个社会的主流消费,就可能在向这些新的手机去转化,转化的时候就是个大问题,以前我们只习惯帮助大的国企,我们的现在大的国企要叫做大做强做优,但我们现在说民企已经有很好的基础可以做大了,像华为这样。

      朱文晖:包括像小米这样的,有没有什么资源可以给他,不需要像这个小米或者马云他去海外去找什么投资,然后去海外去上市,结果大家突然发现我帮,买卖阿里巴巴去买卖去淘宝上去买,其实赚钱的都是外国人赚走的,但是这个也是另外一种开放了,也没有什么不对的,但你国家那么多资源,为什么就倾斜给他们也分走一杯羹呢?所以你再突然发现我们在很多领域都涌现出这一种创新的企业,而且是纯民营的,有可能是大学生创业几年之后,就见到了成效,比如说现在以前都是我们去投软件的技术,现在真正出来搞无人飞机的叫大江(音),现在好像说是外国也特别想透过网络去投他的设计,因为他占了全世界这种商用的无人机很大一个比例,所以这些情况下面,政府的资源怎么突破原来从国有和全是我要补贴给自己的这种想法,特别是地方政府,还有中央部委的这种创新资源,这种创新的资源怎么更好的给民企,也是我觉得下一步真的是要实现改革红利,也是非常关键的一步。